纪扁扁

[Minho/Thomas]驯养一只Minho - 上篇

Vallennox太太的猫耳梗EA文《How to feed your arthur》引发的灵感,于是写了Minho的犬耳梗。为了恢复更新,这一发比较短小,小一发会尽量多一些,三发完结。

向Vallennox太太致敬!

——

上篇

Thomas并不是知道这个秘密的第一个人。


吃完早餐后,Thomas跟paradise里负责建筑、种植和储备的负责人——他们仍然沿用了keeper的名称——坐在keeper小屋中等待着Minho开每日的清晨例会。Thomas抬起胳膊看了看手上的手表,Minho已经迟到15分钟了,这很不寻常。作为曾经runners的keeper,和如今整个paradise的负责人,Minho的时间观念好的让keeper们忍不住抱怨他。


“嘿,Thomas。”一个小个子男孩把木门打开了一条缝隙,露出脑袋,对着他喊道。


Thomas走了过来,小男孩很眼熟,Thomas记得他和他的医生哥哥一起来的paradise,小男孩塞给他一张纸条,Thomas摸了摸他的头,小男孩跑走了。Thomas打开纸条,“今日例会取消,请速回房间。”


Thomas一头雾水,但他对Minho的字迹很熟悉,亦知道事出有因。于是草草地跟等着开会的keeper们交代了一声,向Minho的房间走去。Thomas敲了敲门,门打开了,Frypan和站在房间里,送纸条男孩的哥哥站在他身后,向一只椅子弯着腰,Thomas不记得他的名字,也许叫做James之类的,现在他有些担心Minho身上发生了什么,他忧心忡忡地问Frypan,“Minho怎么了,生病了么?”


“对,他快死了。”Frypan面色凝重,他垂下了眉毛,看上去悲恸异常。


“你才快死了呢,我只是长了点多余的东西。”在Thomas的心脏被自己的血管捏爆之前,Minho的声音从James医生背后的椅子后没好气儿地响起来,听上去十分不耐烦。Thomas赶紧走过去,确认着Minho的情况,James医生从椅子旁走开了,手上拿着一根注射过的针管,“你长什么了,昨天你还好好的……”


然后Thomas在半途中站住了脚,他的嘴长得大大的,能塞进paradise找得到的最大的苹果,“这是……”


Minho坐在那张椅子上扭头看着他。在亚洲男孩黑色的短发中露出两只厚厚的浅黄色三角形耳朵,此时耳朵紧张地翘起,向后紧贴着。Thomas张着嘴巴上上下下来来回回看着Minho,然后他发现了一些他由于惊讶而忽略了的细节,Minho的屁股后面拖着一根毛茸茸的大尾巴,白色的毛色夹杂着些许浅黄色毛发,丰满而蓬松,躁动不安地在Minho的身后扫来扫去。


********


“Thomas,你最好把你的嘴闭上,你的口水快淌到我的地板上了。”Minho看了Thomas一眼。


Frypan和James都讪笑了起来,直到Minho瞪了他们一眼,James看上去格外紧张。Thomas赶紧闭上了嘴,他尴尬地问,“这是怎么回事儿?”


“我也想问问这些WICKED的一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Minho说,他看着James,看上去快要发火了。现在Minho的情绪更好判断了,他的尾巴尖下垂,危险地扫过椅子的椅脚处,一层灰尘从椅脚处飞了起来,在阳光下跳起舞来。


Thomas走过来,他站在Minho身后,把手放在Minho的背上,用手心轻轻地按摩着runner厚实的背肌,安抚着他。Minho“哼”了一声,没再说话。Thomas察觉到手心下的肌肉渐渐放松下来,于是给了James一个微笑,示意他讲下去。


James犹犹豫豫地说,“这应该是最后逃出迷宫时Minho挨的激光枪的副作用。在此之前,WICKED正在研究一种注射试剂,能够帮助人体获得某些动物的能量,我想可能是那些保卫人员拿错了……我不肯定,我需要确认一下。”


“他什么时候能恢复正常?”Thomas轻柔地问,他仍旧按摩着Minho的背,以防Minho爆起。


James显然也有同样地顾虑,他紧盯着Minho的腿,仿佛做好了准备,如果他飞脚踢过来,他就要以最快的速度挪开,“我会尝试各种试剂,尽快找到消除这种影响的方法。但是就目前为止,还无法准确地评估Minho恢复正常的时间。”


Minho黑色的眼睛危险地迷了起来,他看上去想说点什么,Thomas捏了捏Minho的肩,于是Minho忍住了,他又靠回了椅子上,毛茸茸的大尾巴小幅度地摆动起来,Thomas猜测着Minho自己是否意识到了这一点。Thomas继续和颜悦色地问James,“那么这段时间有什么需要注意的事项么?”


“我不敢肯定,他的生理习惯也许会发生变化,你知道,变得像puppy一样”,在提及“puppy”这个字眼的时候,James不安地看了Minho一眼,他看上去在脑海里比对了一番,选择了一个温和的名词以避免激怒Minho,“比如,睡觉变轻,眼睛视力下降,或者......对移动的东西格外着迷......”


“移动的东西?比如说丢出去的瓶子。”Thomas忍不住笑了,他想象着那个画面,Minho“哼”了一下,藏在黑色头发中的两只尖耳朵快速地摆动了一下。


“对。比如说丢出去的瓶子。”James干巴巴地重复了一遍,好像Thomas这个问题格外地折磨他。


“好的,我清楚了”,Thomas轻松愉快地说,他的注意力回到那两只轻轻摆动的耳朵上。Thomas想摸摸Minho的两只耳朵,但他想这也许不是个好主意,他趁Minho不注意的时候用手在那对耳朵上轻轻扫了过去,很柔软,但是很坚韧,耳朵敏感地摆动了一下。


Minho扭过头看他,好像很不满意他正在做的事情,但是他默许了。Thomas对着Minho笑了笑。


房间中陷入了尴尬的安静,Thomas突然像想起什么似的问道,“呃,抱歉,我还有一个问题,他还可以正常尿尿么?”


James倒吸了一口冷气,Minho把头扭向Thomas,不可思议地瞪着他。Thomas没理他,带着笑意继续问道,“我是说……他会需要抬起一条腿尿尿么?”


Minho看上去眼睛都快要从本就不大的眼眶中弹射出来了,他站起来把Thomas、Frypan和James向外推去,两只尖耳朵平平地贴在脑袋上,看上去非常不高兴,“我既不会追该死的玻璃瓶,也不会到处尿尿来标记领地,更不会舔你们的鞋底儿,现在,你们都给我出去!”


Thomas、Frypan和James被推了出来,Frypan一个踉跄摔在了台阶之下,他有点无奈地说,“你们干嘛要惹他。”然而,James脸上的表情却看上去轻松了不少,门在Thomas的脸前砸上了,Thomas却忍不住对着门哈哈大笑了起来。


他想起Minho那两只浅黄的小尖耳朵,暗自猜测着,这是哪种类型呢?边牧,秋田,还是柴犬?


评论(19)

热度(60)

  1. KuuGA空我Thominho的地图室 转载了此文字
  2. kiyoshi2013纪扁扁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