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扁扁

【Minho\Thomas】A-Z睡前小故事 - 短/甜/D - Dance 跳舞

我不管OOC不OOC啦,我就是想写这个嘛!

晚安~

————

D - Dance 跳舞


每七天一次的篝火晚会是男孩们最期盼的项目。


他们从树林里砍来那些大腿粗细的大支木头,夹在林地的中央,依次把点燃的树枝扔在里面,直到某个男孩的树枝刚好引燃了整堆篝火,便鬼吼鬼叫地庆祝起来。到了那天,一向抠门的Frypan也会拿出私藏的大块牛里脊,放在旁边的烤架上,被火烤的呲呲地滴着油,烤肉的香味便溢满了林地的每一个角落。


除了Thomas第一次参加篝火晚会见到的那种摔跤比赛外,男孩们还会跳那种舞。他们一边喝着Gally自制的饮料,一边夸张地摆动着臀部,两只手伸在胸前乱七八糟的挥舞着。Alby和Frypan都很擅长这个,他们在男孩们的欢呼声中对着跳,用脚踏着步点,屁股抖的像被电电过一样。Newt站在一边看着Alby傻笑,Minho则坐在烤架旁看着Frypan的牛肉,偶尔对Alby的舞姿评论两句,惹来一片哄笑声。


“来啊,Thomas!”Frypan对Thomas招招手。


“不,不,我还是算了。”Thomas露出一个尴尬的笑容,摆了摆手,他既没办法想象自己的脚动的这么快——除了被怪兽追的时候,也没办法想象自己的屁股抖的像筛子一样被这么多人盯着——尤其这些人中还坐着Minho。


“来嘛。”Frypan过来拽他,“不会跳舞就永远被叫做Greenie。”


Thomas被Frypan抓了过去,Frypan在他面前展示了一段快到看不见脚法的舞姿,然后对Thomas说,“你来,你来。”


男孩们又开始起哄了,Thomas把手在自己的T-shirt上擦了擦。他觉察出很多眼睛正在盯着他,有用眼神真诚地鼓励他的,比如Newt,有等着看他闹笑话的,比如Gally,也有些玩味不明的,比如亚洲人那双毫不掩饰的黑眼睛。Thomas清了清嗓子,僵硬地挪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臂,让它向流水一样动了几下,他觉得自己丑极了,男孩们嗷嗷地叫了起来,Frypan又跳了起来,鼓励着他。Thomas假笑了一下,然后他挪动了步子。


他踩在了Frypan的脚上。他急急忙忙地后退了一步,又踩在了站在他身后的Alby脚上。


“嗷”,Frypan和Alby同时叫了起来,“Thomas!”


Thomas的脸红了,他像受惊的小鹿一样跑回人群中去,上气不接下气地喘着,“抱歉,抱歉,我就说我不擅长这个。”


“你岂止是不擅长。”Alby抱着脚痛苦地在原地跳了两下,眉毛皱在了一起。


Newt走过来,用胳膊肘撞了撞Alby,“别欺负Thomas。”Alby和Frypan嘿嘿地笑了起来,大家伙瞧着扎进人堆里的Thomas,都指指点点地笑了起来,继续跳起舞来,另一个打着手鼓的男生也跟着打起鼓来。


Thomas在原地惊魂未定地喘着气,走到人群中更外围一点儿的地方,想要找个没人看得见他的角落呆一会儿。


一只手拍在Thomas的肩膀上,吓了他一跳。Thomas抬起头,看见Minho在他旁边,两只手自然地抱在胸前,笑吟吟地看着他,笑的尖牙不见眼,“嘿,Greenie,看来你要当一辈子Greenie了。”


Thomas冲Minho翻了个白眼,他不想在被群起而笑之后还要被Minho调侃,但不知为什么Minho的笑容让他放松下来。


“过来,Greenie”,Minho向Thomas招了招手,向树林里走去。


“干嘛?”Thomas戒备地盯着Runners的Keeper。


“教你跳舞,还是说你想永远被叫做Greenie?”


“你?”


Minho停在了原地,盯着Thomas看了半天,看的Thomas浑身上下发起毛来。然后Minho走回来,用胳膊揽住他的肩,推着他向前走去,一边走一边说,“Greenie,难道他们没有告诉过你我的传奇故事。”


Minho顿了一下,Thomas踉踉跄跄地跟着他,绊了一下,仍旧用好奇的眼神看着他,Minho继续说,“他们没有告诉过你,第一次有怪兽出现在林地时,就是被我绝妙的舞姿所吸引,自愧不如,于是跑回了迷宫。”


Thomas撇了撇嘴,说,“最好是真的。”


但是他仍然跟着Minho穿过了那天小树林,他们来到了另一片草地,白天Runners在这片草地依次排队跑进迷宫,下午Runners们从迷宫里跑回来,总结一天的任务并且接受Minho的训练,然而Thomas却意识到他很少见到这片草地晚上的样子。


月亮高高地悬挂在巨大的迷宫墙壁的对面,银白色的月光方洒落下来,照在墙壁上,照的面目可憎的墙壁也朴素了起来。有风从Thomas身边吹过,带着夜晚青草的香气和远处的鼓点,闻的Thomas也愉悦了起来。Minho站在草地的中央,月光把他的影子拉的高高大大。


Thomas犹犹豫豫地挪到他的身边。


Minho蹲下来,解开Thomas的鞋带,又开始解自己的鞋带,对他说,“把鞋脱了。”


“啊?”


亚洲人抬起头来,眯着眼睛,用危险的眼神看着他。


Thomas嘟囔了几句,把鞋脱下来老老实实地摆在一边。Minho也站了起来,他的鞋带松松垮垮的,随意地冲某个方向甩了下脚,鞋便飞了出去,隐没在草丛中。Minho满意地看了看Thomas光着脚站在草丛中的样子,说,“你不踩在土地上,怎么跳好舞?”


Thomas想要讽刺Minho一句,但绞尽脑汁,没想出太好的话来。沾着露水的草叶在他的脚下,扎的他痒痒的很,把大脑里储备的“反击Minho的一百句经典话”忘得一干二净,于是干巴巴地回答Minho,“好吧,我该怎么做?”


Minho对着他跳了几个简单的节拍,说,“跟我做。”


Thomas觉得那种大腿里灌了铅的感觉有回来了,他像一只打了石膏后关节不能弯曲的木偶,在草地上挪动了几下。


Minho斜着眼睛,不满地看着Thomas僵硬的动作,他绕到Thomas身后,拍了拍Thomas的屁股和大腿,“放松点,你这么紧绷绷的干嘛,又不是训练。”


“唔。”Thomas依旧僵硬着。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家伙在迷宫中分明是生人勿近的气场,呆久了,又时不时又觉得不知不觉间被他的气场包了进去,里面又温暖又安静,既让他尴尬地不知道该把手脚放哪儿,又觉得这样就刚刚好。


Minho从他的胳膊下伸出手臂,绕过他的腋下,把Thomas的手臂抬高,在他的耳后轻轻地说,“放松一点,把胳膊打开。”


Minho的呼吸落在Thomas耳朵上那些细细的绒毛上,明明轻的几不可闻,却撩的Thomas的脖子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Minho的手指扶着Thomas的胳膊,在他的手臂上滑动着,一阵风吹过来,Thomas打了个哆嗦。但他并不冷,Minho的胸膛贴着Thomas的后背,像一只不可忽视的热源,心脏的跳动震动着Thomas的后背,嘭!嘭!嘭!


“动你的腿。”Minho在Thomas的身后命令道。


Thomas尽力忽视扒着他的碍事儿的教导者,跟着远处的鼓点跳了几个节拍。他试图回忆起亚洲男孩在草地上摆动胳膊和腿的细节,不去想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但他猜他也许没有出错,因为Minho在他的身后发出了一声轻笑。


“做的不错。”Minho突然发了话,这句话太近了,好像他正在咬着他的耳朵。Thomas慌张起来,脚下乱了起来,他踩在Minho的脚上,Minho的脚条件反射地缩了回去,Minho发出了一个痛呼,但他忍住了,把剩下一半吞了回去。


“对不起,对不起。我干嘛学这个?”Thomas转过身来,看着在原地跳脚的Minho。


Minho皱着眉,说,“你在迷宫里的节奏感可比这儿好多了。”


Thomas哭丧着脸,沮丧极了,“可能我天生不擅长跳舞吧。我还是不学了,把Runners的头踩坏了Alby会打死我的。”


Minho若有所思地在原地思考了两分钟,“其实,你突然踩上来才比较痛。”


“哈?”


Minho理所当然地说,“你站到我的脚上来。”


“什......什么……”Thomas目瞪口呆地看着Minho。


Minho仿佛没看见Thomas惊恐的神色,陷入了对自己机智的大脑深深的满意和爱恋之中,他催促着他,命令道,“快点,你站到我脚上来。”


“我很重…”Thomas为难地找着理由,话说到一半,被Minho拉了过来,Minho严肃地看着他,“Greenie,这是任务。”


这算哪门子的任务。Thomas哭丧着脸,但他还是决定听从Minho的决定,毕竟Keeper总是站在他这一边的不是么?


风再次带动着草叶拂动在Thomas的脚上,让Thomas痒痒地想要缩起脚。但他还是抬起了一只脚,面对着Minho,轻轻地放在Minho的脚上,Minho的脚比他稍微大一个尺寸,只是稍微大一点,于是看上去他的脚刚好盖住了他的脚。Minho的脚很热,像他的身体一样,Thomas才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脚被风吹的有多凉。现在他的一只脚在Minho的脚上,然后是另一只脚——Thomas犹豫了一下,那是他的整个体重,他看了看Minho,Minho对他挤了挤眼睛,于是Thomas抬起了另一只脚,放在了Minho的右脚上。


他踉跄了一下,差点没摔倒。Minho扶住了他,黑色的眼睛亮晶晶地盯着他。


“这样没法儿跳。”Thomas窘迫地评论道。


“可以跳双人舞。”Minho说,他仍旧用亮晶晶的眼睛盯着他,他把手挪到Thomas的腰上,扶住那儿,然后提醒他,“我要开始动脚了,记住我的步伐。”


Thomas知道自己太重了,Minho没办法抬起脚,但他还是跟随了Minho这个莫名其妙的决定。Minho往前挪动了一步,Thomas尽力跟着他的步伐,不要因节奏失衡把过多的体重放在Minho的一只脚上,于是他不得不尽量向Minho的怀里倾斜那么一点儿。Minho放在他腰部的手却越收越紧,勒的他说不出话来,他听着Minho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一,二,三……”


草地上总是有风。


Thomas却不觉得冷。


他对自己说,他是Runner,记住Keeper的步伐是他的义务。他跟随着Keeper的步伐,他的脚,还有他的心。


一。二。三。


评论(4)

热度(45)

  1. kiyoshi2013纪扁扁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