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扁扁

【Minho\Thomas】A-Z睡前小故事 - 短/甜/C - Canaba 小屋

这是一个发生在小屋里的故事,但其实和小屋没啥关系啦。看原著的时候看到Minho教Thomas在小屋里画地图觉得很萌,又跟小伙伴开了抓背得脑洞,所以写了这篇。

晚安:)

——————————

C - Cabana 小屋


Thomas觉得有什么东西压着他的腰,沉甸甸的,压得他醒转过来。


Thomas转了个身,把身体侧向一方,转动了转动腰部,想要把压制着他的力量从腰上驱赶下来,然而并无成效。Thomas打了个呵欠,用手揉了揉眼睛,睁开眼睛适应着室内的光线,等到眼睛中的画面逐渐稳定下来,他却“嗬”地吓了一跳。


Minho躺在他的旁边,睡的正香。Minho的一条腿伸了过来,搭在Thomas的腰上,他本来就觉得腰上沉重,发现这事实后突然心脏也跟着沉重起来,仿佛这腿压在他的心脏上,让他的呼吸也跟着困难了起来。


“Minho,Minho。”Thomas小声地叫他。


“别吵。”Minho说,他睁开眼睛,给了他一个不耐烦的眼神,又再度睡过去,腿也压得更实在了一些。


Thomas觉得气闷了起来,又拿Minho没什么办法,只好干巴巴地回答了个“好”,保持着自己的姿势不动,躺在原地发呆。Thomas的耳边传来木柴燃烧的啪嗒啪嗒的声音,他这才发现自己躺在Runners小屋的地板上,木头地板硬邦邦的,还有些返潮,让他的腰都跟着酸痛起来。


林中绿地的小屋大多数没有地板,坦露着潮湿的黑色地面,只有议事大厅、圆顶阁楼、Runners的储藏室等少数的几个房间用松树树枝铺设了这种散发着原木香气的地板。迷宫的少年们也极少睡在地板上,把他们投入林中绿地的人为他们准备了吊床和毯子,那么我们为什么会在这里?


Thomas想。啊,昨晚Minho把他留下恶补绘制迷宫地图的技巧,他们在Runners的储藏室里一直呆到Minho满意为止,那是几点?Thomas想不起来了,自从进入迷宫后,他就变得不太有时间观念。Thomas甚至有点想不起来最后Minho到底满意了没有,他听着Minho在耳边的絮絮叨叨,一直到他们都太困了,躺在小屋的地板上睡着了。


Thomas扭过头去,看着这个让他睡在地板上的罪魁祸首。大概是木柴中有潮湿的部分,突然间噼噼啪啪地躁动起来,然后一小片灰色的木屑从天空上部晃晃悠悠地落下来,落在Minho的鼻子上。


Minho皱了皱眉头,用鼻子呼了呼气,试图把木屑从鼻子上赶下来。然而他失策了,呼吸交错之间,木屑一不小心吸进了鼻孔。Minho咳咳地咳嗽起来,气恼地用手指抠了抠鼻子,大喇喇地把木屑从鼻孔里抠出来。然后他又睡着了。


就像小孩儿一样。Thomas被自己的结论嘿嘿嘿嘿地逗笑了,他赶紧止住了这个笑容,以免把Minho吵醒。他靠地近了一些,歪着脑袋看着Minho的睡脸。起初他刚认识他的时候,以为他傲慢而不留情面,有着所有领导者所有的典型的信任恐惧症。但Minho在不久后就证明了自己的无厘头,他跟他开玩笑,在所有事关重要的时候仍旧嬉皮笑脸,仿佛什么都不放在心上。就在Thomas以为他是真的什么都不放在心上的时候,他又强硬起来,他对着Gally说,“Thomas留在这儿”,“我百分之百跟Thomas站在一起”。Thomas不知不觉在意起,他总算在Minho干干脆脆的心里占了点位置,这个混蛋又开始用成打儿成打儿的地图这么Thomas。


现在,他沉甸甸的大腿压在Thomas身上,自己睡的油盐不进。真是一个奇怪的人。Thomas想,他又靠近了一点儿,他们的脸只留下了一个拳头的间距。现在,他看的越来越清楚。亚洲少年的脸结实而瘦削,棱角分明,但此刻却睡的像个儿童一样安静。木柴燃烧的红光染在Minho脸上,留下一片红晕。


“Thomas。”Minho突然叫了一声Thomas的名字,刚刚蹭过来的Thomas吓了一跳,仿佛刚刚被人抓住干了坏事,他迅速地向后退去,却发现自己没留神时,Minho的腿已经侵占了自己原本的位置,他们保持着一个拳头的间距,而Thomas进退不得。


“唔?”Thomas瞪着眼睛,惊恐万分地望着仍然闭着眼睛的Minho。


“挠挠背。”他的Keeper打了个呵欠,简洁地要求道。他终于把腿从Thomas的腰上收了回来,期间还皱了皱眉头,好像自己受了多大的委屈似的。然后他转了个身,背对着Thomas,摇了摇肩膀。


“啊?”


“挠挠背。”这次他主动把自己的衬衣下摆从腰带里抽了出来,向上拽了拽,一截古铜色的漂亮腰线从衬衣下摆探出个头来,隐隐约约地暗示着延伸到腰部的肌肉的线条,Keeper用自己的手抓了抓,然后再次要求道。


啧。Thomas烦躁不安地抓了抓头发,虽然身为Runner总要互相帮忙热身和放松,但在这种莫名其妙的环境下莫名其妙地被要求抓痒,Thomas总觉得自己像是被耍弄了。一定有哪里不对......


“快点。”Minho催促道,“我还困着呢。”


Thomas烦躁不安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犹犹豫豫地伸出手去,快速在Minho的衬衣上抓了几下。他闷闷地回答道,“好了吧?”


“伸进去。”Minho再次指示道,“你这样怎么挠的爽?”


Thomas瞪着Minho的背,像要用视线在那里活生生地烧出两个洞来。他考虑着其他的方案,他可以爬起来从旁边那堆柴火堆里抽出跟烧着的木条来打在Minho的头上,把他打晕过去......或者,他还不如把自己打晕过去来的干净利落。Thomas气愤地想,但是不知为什么,他又有些小小的放松下来,仿佛能给Minho挠背是多大的恩准的荣誉似的,他把手从Minho衬衣的下沿伸了进去,往外拽了拽紧紧的布料。


Thomas的手指一直暴露在冷空气中,很凉,Minho的身体却很烫。手指触在Minho的背上,Minho没说话,背却向后缩去,和Thomas的手指拉开了一段距离。


Thomas愣了一下,他想,他可以把手放在Minho的背上,让这个混蛋戏弄他。然后他把手抽出来,双手围在一起向手心里哈起气来,一边哈着气,一边大力地搓着手。他停下来了两三次,为了把手放在自己的脸上试探一下温度是否合适。他继续搓起手来,直到他觉得手上的温度和Minho的背相差无几。


我在干嘛。Thomas悲哀地想,还有几个小时我们就又要进入迷宫开始一天的工作了,而现在我不在自己的吊床上养精蓄锐,竟然为了这个男人要抓痒而在这里傻乎乎地搓手。


但他还是重新把手伸进了Minho的衬衣里,这次Minho的背没有在躲闪。Thomas的手掌平放在Minho的背上,Minho的背很干净,很光滑,肌肉条理分明,在Thomas的手下起伏着。Minho的心脏跳的健康而又有力,几乎从背部就能感受到这具身躯里的生命力。Thomas把手指曲了起来,用指甲刮蹭着Keeper的背部,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好了么?”


“左边一点。”


“……”


“再左一点。”


“……”


“下面下面下面,快快。”


“……”


“就那里!哦……我的上帝。”


“…………”


“再往上一点。”


“……”


我要打人了。Thomas想,为什么只对我这样。


当然,他没看见,背对着他的Minho闭着眼睛,弯起了嘴角,露出了一个背后的Thomas完全无法看见的笑容,满意,自得,像一个小男孩偷到了隔壁家小女生的香吻。


傻瓜。Minho想,然后他继续懒洋洋地指挥道,“往上太多啦,只要一点点。”


评论(6)

热度(69)

  1. kiyoshi2013纪扁扁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