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扁扁

【Minho\Thomas】A-Z睡前小故事 - 短/甜/B - Bath 淋浴

每一发是一个独立的小故事,500-2500字左右~会写到他们在一起为止,睡前小故事出现NC-17是不是不太合适?

正剧向,Minho和Thomas的人设都是电影结合原著,祝晚安:)

原著里有写到Chuck带Thomas去作弄洗澡的Gally,于是就写了这个。

————————

B - Bath 淋浴


Thomas不是故意偷看的。


Runners的训练结束后,Thomas帮Chuck整理玉米地里干枯的玉米秸秆。Chuck气指颐使地指示新任Runner帮他把玉米秸秆抱到树林里的仓库屯好,以备Frypan偶尔做烧烤时当燃料,“我先去洗个澡,一会儿去找你。”


Thomas瘪了瘪嘴翻了个白眼,Chuck冲他做了个鬼脸,Thomas忍不住笑了,抱起堆在玉米地旁边的玉米杆。Chuck总是让Thomas觉得很轻松,他既不把他当做破坏了规矩的灾星来咒骂,也不把他当做杀死了monster的英雄来崇拜,Chuck常常让他忘记自己生活在被噬人的怪兽包围的迷宫里,好像自己还在学校里做着这个年龄的男生应该做的事情。不像某些人,每天穿着装备,在他身边团团转,“Thomas,俯卧撑的时候请把胳膊打直”,“Thomas,加速跑的时候别往后看”,“Thomas,这组速记记错了”。


Thomas甩了甩自己酸痛的脖子,一边嘴里碎碎念着,一边向树林里走去。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树林里的树只剩下一些影影绰绰的影子,Thomas一不留神被脚下错落的树枝绊了一脚,Thomas脸朝下扑倒在地上,玉米秸秆也哗啦哗啦地洒了一地。


Thomas懊恼地从地上坐起来,挠了挠头。都怪Minho,如果不是这个训练狂魔,自己怎么会摔跤……这个训练狂魔.......


一阵水声打断了Thomas的思维,持续不断的水流溅在地上。Thomas从地上爬了起来,他向四周望了望,辨认着渐晚的天色中张牙舞爪直入云霄的树们。他在左手边看见一座小小的水泥房子,黄色的灯光从窗口飘出来,在地上落下一个小小的半圆,Thomas认了出来,这是男孩们淋浴的地方。


Thomas想转身离开,去收拾那些散乱的玉米杆,偷看别人洗澡可不是什么礼貌的事情。然而正在Thomas转过头时,他的眉毛不受控制地跳了跳,脸上溢出一个坏笑,仿佛恢复了一个少年男孩的活力,他从地上捡了块石头,在手里颠了颠,打算吓他们曾经捉弄Gally一样,吓Chuck一跳。


Thomas轻轻靠近房间的小窗口,向里面偷偷瞄了一眼,抬起手,准备把石头向玻璃窗里扔去——


Thomas的手在半空中停滞了。小小的窗子里冒出些氤氲的水汽,Thomas的呼吸和水汽融合在一起,眼前的画面一会儿清晰一会儿模糊。Thomas的手仍保持着投递的姿态,然而他即将投出的方向却不是Chuck。


热腾腾的水柱连续不断地从淋浴喷头里淌出来,他的Keeper站在水流之下,未着寸缕,水柱砸在他的身上向四周四散溅去。Minho平时翘着的头发被水流浸湿,此时服帖地贴在他的额头上,他伸出双手洗了把脸,然后像只黄金猎犬一般在水柱下甩了甩脑袋,水珠欢快地从他的头顶飞出来,溅到了Thomas脸上,烫烫的,吓了Thomas一跳。


Thomas觉得自己的喉咙发干,仿佛有什么东西把自己的喉咙锁在了一起,让他一时发慌,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或做些什么。亚洲少年的皮肤常年在烈日下暴晒,晒成了黝黑的古铜色,此时在透明的水流下反射着健康的色泽,即使在屋里昏黄的灯光下,也耀眼的让人挪不开目光。水流顺着Minho的脖子流下来,流过结实的胸膛,流到线条明显却不狰狞的腹肌处,沿着腹肌分明的肌理滑下来,滚入身下。Minho的呼吸很有力量,胸膛和腹部明显的起伏着,水流便时不时改变了流向,在红色的激凸附近留下几颗透明的水珠。


Minho从旁边拎了只瓶子,挤了些在宽厚的手掌上,粗鲁地在身上胡乱涂抹着。一股薄荷叶的清香顺着窗户飘了出来,一层白色的泡沫从Minho细长的指缝中涌出来,这一块那一块地粘在亚洲少年的皮肤上,和亚洲少年古铜色的身体形成鲜明反差。Thomas强迫自己盯着其中一坨泡沫,以此避免打量Keeper全身的尴尬。那坨泡沫从Minho结实的上臂流下来,Minho还少见地带着一个调皮的表情吹了吹它,它随着水流一起在隐秘处游移着,沿着有力的大腿一路滑下来,在膝盖处打了个转——那儿有几处擦伤,红红的,并不严重。然后泡沫移动到了小腿处,顺着小腿肌肉的线条磨磨蹭蹭地挪到脚踝,最后打着漩涡消失在排水管道中。


现在Minho背过身去,水流再次经过他的脖子,从背部冲刷下来。Minho的前胸很干净,背部却有一道伤痕,看上去有些年头了,从右肩向脊背中央延伸过去,在热水的浸泡下鼓掌着,呈现出粉红的颜色。Minho把右手背到背后,企图有手抓抓发痒的陈年旧伤,却不是很顺手,Minho骂了句什么,放弃了。他在水下呆了一会儿,闭上眼睛,像是在冥想,然后他用手捋了把头发,长出了一口气,关上了水龙头。


Minho走了出去,离开了房间。


Thomas松了口气,像是被紧紧攥在一起的肺终于能呼吸了。水汽仍然顺着树枝支撑的窗口向外涌着,不知是不是因为氤氲的水汽,Thomas的脑袋被泡的昏昏沉沉,一时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他呆呆地站在原地,看上去正在艰难地调用着大脑的所有资源活动着阻塞的路线。Thomas不知道哪件事让他更震撼,是他看见了Minho的裸体,还是他竟然站在那儿全程看着Minho的裸体。


或者,让他更震撼的是,他觉得有点羞耻,还有点......满足?


Thomas在原地站了几分钟,终于清醒后来,他后退了一步,决定把这一切都抛之脑后,他要去找Chuck,看看这小子诓骗他来送玉米秸秆,是因为什么耽误了那么久。然而,Thomas却撞在了一块硬邦邦的东西上,他吓了一跳,担心又是什么奇怪的机械冒了出去,他蹭了蹭,却发现这东西有热度。然后,一股熟悉的薄荷叶的味道飘进鼻子里……


Thomas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他迅速地转过身,睁大了眼睛,瞪着站在他背后的人。


Minho上身没穿衣服,只在下身围了块褐色的大毛巾。他的头发仍然湿漉漉的垂在额头上,他抱着胳膊站在Thomas,眉毛挑的高高的,用询问的眼神看着Thomas,“你在这儿干嘛?”


“……”Thomas竟然一时像大脑当机了一样冒出些糊味来,从一堆堆在脑子里的东西挑不出要说的话来。然后他机智地反应过来,从地上捡了一根玉米秸秆,“我来送玉米秸秆。”


Minho看了看散了一地的玉米秸秆,“如果Frypan知道你就把玉米杆这么扔着,你就死定了。”


Thomas挠了挠自己的头发,“啊……”


Minho带着怀疑的目光看了他半天,突然笑了起来,脸上冒出一个大大的坏笑,“你在偷看我洗澡”,他镇定而自信地得出结论。


Thomas不知为何突然慌张起来,他从原地跳起来,支支吾吾地说,“一个大男人洗澡有什么好看的。”然后Thomas跑走了,“我去找Chuck来帮忙收拾玉米杆”


“该害羞的不是我么?”Minho百思不得其解地看着Thomas跑掉的背影,他在原地沉思了一会儿。


最后Minho抓了抓头发,打了个呵欠,“算了,不管了,明天再问这小子吧,反正明天又见到了。”


评论(7)

热度(45)

  1. kiyoshi2013纪扁扁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