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扁扁

[Minho/Thomas] 累 - 小甜饼/一发完结

昨天看到被删减的Minho吃醋的片段就想写这个了> <

————

“傻瓜,别动。”Minho说。


Thomas愣了一下,站在原地,瞪着眼睛呆呆地看着Minho。


他们刚刚结束了训练,Thomas在突然闯进迷宫之前从未接受过Runners的训练,于是Minho给他安排了三天的特训,包括十公里往返跑,二十组加速跑,三十组引体向上和四十组器械练习,好不容易太阳快要落山又加了五十组地图盲记训练。现在,被Minho折磨了一天的Thomas满头大汗,累的已经失去了思考的欲望,亦步亦趋地跟在Minho的屁股后面向营地走去。Minho却突然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抱着双臂看着他。


“今,今天的训练,不是已经结束了么?”Thomas惶恐地看着Minho,说话也结巴了起来。


“……”,Minho皱着眉头向Thomas走来,他在Thomas的面前顿了一下,Thomas吓得向后缩了缩脖子。然后Minho笑了,晒成小麦色的脸颊上勾起一个嫌弃又掺杂着满意的笑容,看的Thomas呆了起来。Minho叹了口气,蹲了下来,抬起头看了看Thomas,“傻瓜,你为什么总学不会系鞋带?”


Thomas的脸有点发烫,像是被人发现了什么秘密。他不是不会系鞋带,只是他的脑子都被那五十组地图塞着,他觉得他累到弯下腰钩钩手指,那些地图都会争先恐后地从他的脑子里嚎叫着挤出去。于是他抱着点小小的侥幸心理,任凭那两条鞋带踢踢踏踏地在鞋上飞来飞去,没想到被Minho发现了。


Thomas清了清嗓子,甩了甩脑袋,忍住不看Minho在他的鞋带上翻弄的手指,亦忍住不看亚洲男孩黑色翘起的头发随着Minho的动作耸动着。然而Minho却仿佛完全没在考量新任Runner的心情,Runners的头一边系着鞋带,一边对Thomas碎碎念着,“早上就看见你的鞋带松松垮垮的,你那样系是不行的,容易滑脱。你真是我见过的最不会系鞋带的傻瓜。”


“哦,是么?”Thomas想要从脑子里翻出什么反唇相讥的话来,但他什么也没想出来,像被扼住嗓子的鹅,塞住了声音从嗓子进出的通道,最后从嗓子眼里挤出几个字来。


“好了。”Minho站起身来,拍拍了手上的灰,转过身继续往前走去。


Thomas嘀咕了两句什么,但还是决定什么也不说,跟在Minho的身后。他们走进了房间,Minho把装备带从身上卸了下来,丢在一边的衣架上。Thomas坐在椅子上脱鞋,他今天运动量太大了,脚有些肿,卡在靴子里,不知道明天还能不能塞进行路靴里。他有些烦躁,而且不知道为什么,站在一边脱装备带的Minho也让他感到烦闷不安。


Minho从Thomas身边走过,侧着脑袋瞟了Thomas一眼,走了过来,再次蹲了下来。


这次他抓住了Thomas的小腿。


“你干嘛?”Thomas瞪着Minho,本能地把自己的腿向后缩,然而Minho拽住了他。Thomas的Keeper很有力量,他阻止了Thomas的角力,甚至抬起头瞪了他一眼,“别动。”


他们僵持着。


“第一次训练完都会有这样的反应,你需要按摩。”Minho把Thomas的靴子扯掉,把被靴子束紧的裤管向上拉了拉,露出裤管下紧绷的小腿。Minho在Thomas的小腿上用力地啪啪打了两下,Thomas疼的忘记了和Minho角力,“哎呦”一声叫了起来,Minho继续说,“放松,放松,傻瓜,你以后要学会自己给自己按摩。只有第一次训练才会有这样的待遇,我是所有Runner里手法最好的,好好享受吧。”


Thomas在心里哼了一声,但他没说话,他太累了,说不出话来,闭上了眼睛。


Minho的手很大,手的温度很高,握在Thomas的小腿上让他觉得像泡在热水里一样舒服。Minho确实是手法最好的Runner,Thomas想,他做的很有节奏,很有力量,顺从肌肉的走向按压在Thomas酸痛的肌肉上,让他原本坚硬又纠结在一起的肌肉渐渐散开,松下力来,随着Minho滚烫的手指,条理分明地回到自己正确的位置上。


Minho按到了一个点,那里的皮肤淤青着,Thomas今天不小心撞到了那儿。Thomas的肌肉再次紧张起来,差点踹到Minho身上。


“嘿,小心”,Minho故作大惊失色地说,然后他又再次故意按回了那个点,听见Thomas不满意地发出了嘶的声音,开心地笑了。但是这次Thomas没有再踹他,他努力放松着自己,知道Minho会缓解他的疼痛,Minho的手指在那处淤青的边缘游走着,时轻时重,然而都舒服的让Thomas几乎想要发出一声叹息。


炉火烧的很旺,屋里的温度和Minho手上的温度都让Thomas觉得,如果每天训练结束后都能得到这样的待遇,再加个十组加速跑好像也不错。他闭着眼睛,快要睡着了。


“嘿,Thomas,你在么?”Teresa的声音在小屋外响了起来,“我想跟你聊一下。”


Thomas挣扎着睁开眼睛,他觉得自己想做了一个香甜的梦,但是被吵醒了。他坐起来,准备回答Teresa的话。


但是Minho把他按了回去,Minho瞪了他一眼,给了他一个不爽的眼神。Minho冲屋外喊道,“好的,我一会儿告诉他。”


“Minho,你跟Thomas在一起么?”屋外的声音犹豫了几分钟,再次响起来。


“他在睡。”Minho回答道。Thomas听见Teresa说好的,然后听见了Teresa离开的脚步声。他再度放松下来,觉得自己一定是睡着了,要不然为何会从Minho的声音中听到一种犹如小狗尿尿占据地盘的得意感?


随便吧。Minho的手指再度回到他的腿上来,Thomas自暴自弃地想,随Minho怎么说。


评论(8)

热度(55)

  1. kiyoshi2013纪扁扁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