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扁扁

[Minho\Thomas] 手松开了 - NC-17\第四发

4.

Thomas觉得这成为了他和Minho两人之间的一个小秘密。第二天,Thomas起床后特意去看了看排风扇的扇叶,挡在排风扇下的消防栓和挂在扇叶上的外套都已经不见了,只有折了的扇叶仍然保持着Thomas记忆中的样子,像骨折了的病人一样吊在排风扇上,拖拖拉拉地转动着。

两个穿着制服的工作人员蹲在排风扇前做检查,听见Thomas走过来的脚步声,他们问他,“昨晚排风扇的扇叶折断了,你有听见外面有什么声音么?”

Thomas几乎没有犹豫,他迅速地挤出了一个无比诚恳真挚的表情,考虑到自己所扮演的角色,他甚至依靠拙劣的演技在眼神中加入了些迷茫的神色,他回答道,“听见了几声鸟叫,可能有鸟从通风管道飞进来,撞断了排风扇。”

Thomas难以描述自己为了保护Minho而撒谎的动机,他向自己解释道,这是出于好奇,出于对一个非常规实验体的好奇。然而,当他再次见到Minho时,Minho正和其他男孩一起排着队走进实验室。Thomas想要和Teresa对一个参数的取值,抬起头刚好看见Minho站在队伍中正盯着他,Minho对着他挤了挤眼睛,向着天花板的排气口使了个眼色,用嘴巴比了个“Thank you”的口型。

Thomas心虚地向旁边看了看,Teresa和其他的科学家都仍在低头做着自己的事情,于是Thomas悄悄地向Minho做了个难看的鬼脸,做完鬼脸后,他赶紧低下头,在键盘上胡乱地敲打着一串字符,掩饰着自己的慌张。或许,Thomas比WICK的各项监控都更早地意识到,他和Minho的接触将会超出了WICK所允许的科学家和实验体接触的底线。

这有什么关系呢?Thomas对自己说,他只是好奇,好奇是他千篇一律的生活中唯一被WICK允许的情绪。他对这个叫做Minho的男生感到好奇,他对Minho那些出人意料的行为感到好奇,他对他和Minho在WICK的眼皮子底下有了一些不为人知的约定感到好奇,就像他对实验中各种数据感到好奇是一样的。

他只是好奇。

这是他和Minho两人之间的小秘密。Thomas偶尔会听见自己的房门传来轻轻的敲门声,他放下书和电脑,蹑手蹑脚地走过去打开房门,黑头发的亚洲少年总是站在门口,有时穿着背心像是刚从宿舍梦游出来,有时裤腿被撕成了几条邋里邋遢地挂着,有时上衣沾着几块来源未知的血污,斜倚在门框上,咧着嘴巴对他笑着,露出两排洁白整齐的牙齿。

Minho大多在凌晨两点左右出现,不会呆太久,他像变魔术一样从衣服的某个兜里摸出个苹果、橙子或三明治,用自己结实的手臂随意地丢着,随口跟Thomas开两句玩笑,喊他“我们亲爱的大科学家”,把苹果塞进Thomas正反击的嘴里,满意地看着Thomas皱着眉头却又不能言的样子,又晃晃悠悠地小时在黑暗的走廊中。

到底代谢是有多快,才会这么容易饿。Thomas在心里嘀咕道,他甚至去翻了WICK为实验体准备的日程表和三餐食谱。后来,Thomas渐渐养成了习惯,他会在晚餐时偷偷揣一份麦芬或沙拉,等着Minho晚上来找他时拿给Minho。Thomas郑重地解释着自己的行为,这就像是巴普洛夫条件反射实验——在小狗吃饭的时候摇铃,小狗听到铃声便会分泌唾液,那么在Minho寻觅食物的时候给他提供甜品作为奖励,也许下次肚子饿的时候,Minho便会想起他来。

没隔两天,Minho没有被Thomas“精妙”的实验设计迷惑,反而Thomas自己成了那只巴普洛夫实验中的小狗。当凌晨两点快要到来时,Thomas便开始坐立难安,他发觉自己对着厚厚的实验手册愣了五分钟,于是站起来,在屋里跺起步来,竖起耳朵分辨着门外的动静。

当墙上时钟的时针跨过2点时,他在原地愣了几秒钟,干脆站起来走到了房间门口,深吸了一口气,拉开了房门——

没有人,门前空无一人。

Thomas的眼睛垂下来,但继而向走廊中张望起来,他有些失望,但还是担心那个善于打破规则的少年被制定规则的人抓住。

Minho的脑袋突然倒着出现在Thomas的眼前,逼近了Thomas惊慌失措的脸颊,几乎要磕在Thomas的脸上。Thomas吓了一跳,向后退了一步,才发现Minho的小腿钩在走廊天花板的管道上,倒挂着,还在摇摇晃晃地摆来摆去。Minho的嘴里衔着一块面包,笑的眉眼弯弯,脸上露出两个若隐若现的小小酒窝。

“嘿,你干嘛呢?”Minho把面包从嘴里拿下来,倒吊着看着Thomas。

“没,没什么。”Thomas结结巴巴地说,他急中生智举起了手里的无菌餐盒,“这个太烫了,我出来凉一凉。”

“水果沙拉……太烫了?”Minho伸头看了一眼Thomas手里的餐盒,怀疑地问道。

“啊哈哈”,Thomas尴尬地干笑了两声,笑声维持不下去,便戛然而止了。他千方百计地琢磨着怎样才能换个话题,“我还以为你今天不饿呢。”

Minho像做引体向上一样挺起了上身,拽住了管道,然后从天花板管道上跳了下来,带起了一些小小的风声。高个儿少年身上咸湿的汗水味和干净的荷尔蒙味道一起飘进Thomas的鼻子里,他皱了皱眉毛,却发现这体味并不难闻,像一朵在阳光下晒了很久的向日葵,舒展着枝叶,满溢着健康、干净的阳光的味道。

Minho笑嘻嘻地把手搭在了Thomas的肩上,推着他走进了房间,“我去看星星了。”

“星星?”Thomas迟疑地问道,他在这基地长大,比任何人都更清楚这基地是密封的。

“对,你想看么?”Minho说。

Thomas隐隐约约地觉得自己闻到了一股阴谋的味道,却没抑制住汹涌的好奇心,他问Minho,“哪里有星星?”

Minho诡异地看了Thomas一眼,嘿嘿地笑了两声,弯下腰,开始脱裤子。

“喂,喂。”Thomas目瞪口呆地盯着迅速抽出腰带的Minho,一时忘了该不该伸手挡住自己的眼睛,直到Minho褪下的外裤下逐渐露出了黑色底裤和麦色大腿,Thomas才又惊又恐地闭上了眼睛,他假装没看见Minho底裤下因长期锻炼而形状姣好的臀部,怒气冲冲地问,“你干嘛呢?不是看星星么?”

“对呀,就是看星星呀,我们的大科学家。”Minho哈哈大笑起来,他满不在乎的声音从Thomas的耳边传来,伴随着布料落在地上的声音,刺激着Thomas脆弱的神经。

“在房间里怎么看啊?”

“在这儿就能看。”Minho的脚步声噼噼啪啪地响起来,Thomas分辨着,Minho正走到房间的对面,然后听见了Minho关上房间顶灯的声音,电控开关贴心的仿真设计,微小的“啪嗒”声,在此时却像向Thomas烧的滚烫的头上浇了一桶冰水。正当Thomas的大脑冒着烟当机时,Minho的声音传了进来,“好了,现在你可以睁开眼睛了。”

我睁开个屁。Thomas怒气冲冲地想,睁开看你的屁股么?

他站在原地,没动,也没有睁开眼睛。

“来,Thomas,睁开眼睛。”Minho的声音从房间的另一面传了过来,轻柔的,温柔的,诱哄的。

Thomas本想表达自己的不满,Minho突然温柔起来的声线突然拔掉了气球的气阀,他的气势被嘶嘶地放了出去,在空中胡乱地撞着,撞进了胸膛里,连带着心脏也一起莽撞地在胸膛里撞来撞去。“Thomas?”Minho的声音再次响起,好吧,好吧,Thomas自暴自弃地想,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呃。”Thomas的嗓子里发出了一个被挤扁了的声音,听上去像一只被掐住了脖子的鹅。

房间里最微弱的光线也被吞没了。Thomas眨了眨眼,在黑暗中寻找着Minho的身影,然而太黑了,Thomas什么也没看见。

Thomas重新闭上眼睛,又睁开,他睁大了眼睛,调整着瞳孔的焦距,适应着漆黑一片的环境。“这儿”,Minho的声音从某个角落响起,指引着他,Thomas顺着Minho的声音找去,他看见几颗蓝色的小星星,在黑暗中发出微弱的光芒,形状整齐而规则,并不像Thomas在外面的天空中看见的那些黄色的星星。

“嘿,小家伙,好看么?”Minho问。

Thomas困惑地盯着这几颗蓝色的星星,然后他的心突然皱巴巴地跳了一下,Thomas意识到了这是什么——

这个混蛋穿着一条印着夜光星星的内裤。

_____

最近更新的有点慢,下一发开始推进剧情喽。如果你正在看,打滚求意见><

评论(12)

热度(35)

  1. kiyoshi2013纪扁扁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