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扁扁

[Minho\Thomas]早晨 - 原著向\甜饼\一发完结

*记者采访书的原作者说,如果想象一下Thomas现在在做什么,Thomas应该在做什么?原作者说,和Minho一起在沙滩上晒太阳。
*时间线:所有的一切都结束了,他们开始了新的生活。
*很短小的一发。我就是想要他们在一起啦。

——————

时钟敲了七下。


阳光透过玻璃窗照进来,落在Thomas的脸上。Thomas渐渐醒过来,睁开了眼睛。他觉得自己被禁锢着,有点憋闷,他尝试着从床上坐起来,于是他找到了行动不便的来源。Minho在他的身后,把Thomas的腰紧紧地抱在怀里。Thomas抬头时发尾的碎发扫到了Minho的鼻子,他皱了皱眉头,不满地哼了一声,把脸埋进Thomas的脖颈,无意识地在那儿蹭来蹭去。


Thomas想要翻身下床,大个子从后面贴了上来,收进手臂,再度把Thomas抓回那个温暖的怀抱。Thomas翻了个白眼,但没有动,他安静地在Minho的怀抱里,亚洲男孩的胸贴在他的背上。Thomas数着心脏跳动的声音,噗通,噗通,噗通。


这声音很熟悉,当他们在迷宫里奔跑的时候,在黑暗里等待的时候,他常常听见这个声音,于是他便知道Minho还活着,他虽然看不见他,但他知道他活着,而且在那儿,便安心下来。偶尔Thomas觉得Minho的存在让他产生一种错觉,觉得这场已经过去很久的战争其实是一场电影或RPG游戏,因为每次他觉得他要挂了的时候,总能看见Minho,浑身上下沾着鲜血,咬牙切齿杀气腾腾,像一条在草原上奔跑的伤痕累累的狼。


除了那一次,他在迷宫里拴着Alby,然后Minho把他扔了。只有那一次。


Thomas想到那一次就不满起来,他用胳膊肘撞了撞Minho的肚子。Minho哼哼唧唧了起来,长腿一抬,压在Thomas的手上,压得Thomas大早上眼冒金星。他并没有真的生他的气,他后来发现了Minho的处世哲学,Minho、Alby和Newt一起在迷宫的斗争中遵循的那一套,Minho是行者们的头儿,他得让他们知道,什么是让大多数人活着的方式,或者什么是让那些永远在绿地里等着他们的男孩儿们离开迷宫的方式。Thomas不遵守这些条条框框,他连条条框框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就选择了冲进迷宫跟他站在一起,Minho突然觉得自己有了某种奢侈的权利,他可以选择扔了那些条条框框,跟Thomas站在一起,不管Thomas说什么,做什么,他都跟他站在一起。


只是睡着的Minho有时跟打架的Minho一样烦人。Minho又从背后贴了过来,他的手跨过Thomas的腰,抓住Thomas早上还疲软着的小伙伴,不老实地撸动起来,无意识地或者有意识地用自己找回精气神的分身在背后戳戳刺刺。他这样自顾自地动了几分钟,感受着Thomas在自己手里的硬度,得意地说,“Thomas,你勃起了。”


Thomas踹了他一脚,把Minho压在他身上的腿搬开。他想起他在他身后跑步的样子,当队伍行进的时候,Minho通常都会走在队伍的最后一个,警惕不会突然从背后冲出什么要人命的玩意儿;当他们没有方向的逃命时,他又会跑到队伍的第一个,寻找一个方向带着大家从那儿冲出去,像只漂亮的威风凛凛的黄金猎犬。


“Thomas,快跑”,“Thomas,别往回看”,“Thomas,不要回头”。真是的,就算真的知道背后是滴着黏液、发出咯吱咯吱金属声的怪兽,听见他这样喊,也忍不住想要回过头去看看了。但现在这男人的嘴倒是闭的结结实实,整个身子在身后抱着他,活像个大号的爱耍赖的黏糊糊的哈士奇。


“我还困呢”,大型黄金猎犬的胳膊扑了个空,在床上翻了个身,撒娇道。


Thomas从床上站起来,套了件T-shirt在身上,走到厨房去煎蛋。他们说好了今天去参加存活者五周年的纪念活动,现在没有WICK了,只有这些活下来的人,彼此依靠着生活。Thomas不喜欢纪念会,但Minho对他说,人们需要希望,他相信Minho。


他们再没有跑过步,Thomas和Minho都没有。Thomas成为了一名医生,Thomas好像觉得他要多救些人才能弥补些什么,Minho则成为了存活者部队的指挥官。他们每天早上的时候站在门口对彼此说“新的一天快乐”,晚上Minho站在Thomas工作的地方外面等他下班。


偶尔Minho晚上有事,Thomas会自己回家。他们不再会恐慌了,Thomas和Minho都不会,他们都知道,自己已经不在迷宫了。即使太阳落山了,回家的门也会为对方开着。不过在这一切刚刚结束时,Thomas不喜欢Minho加班,他一个人睡在床上会梦见Chuck、Alby、Newt,他会梦见Newt对他说,如果你是我的朋友,求求你杀了我。


Thomas总会从梦里惊醒,喘着粗气,满头大汗。然而他总是像这样,想要坐起来的时候坐不起来,因为Minho在他的身后抱着他。大多数时候,Minho会跟他一起醒来,他什么也不说,紧紧地把他收在怀里,用被子擦一擦Thomas脑袋上的汗,在Thomas耳边哼着小曲,大部分Thomas没有听过,也许是Minho小时候他的父母曾哼唱给他过的那些小曲。不过这不重要,Minho就这样一直循环不断地哼着,虽然很难听,一直到Thomas再睡着。


然而有时候,Minho没有醒过来。Thomas就会在Minho用胳膊打起的狭小空间内调整一下自己的姿势,然后听着背后的人均匀的呼吸声,他就能意识到,一切都结束了。非常偶尔的时候,他突然对Minho的睡眠质量嫉妒起来,于是他转过身握着他,上下撸动着,直到Minho醒过来,睁开眼睛,迷迷茫茫的惺忪眼神中突然有明确的欲望像光电一样射出来,Thomas便知道自己达到目的了。


他知道他需要他。Thomas知道自己需要Minho。


他需要他一直这样像一坨不会熄灭的太阳一样在他身边黏着,没脸没皮的跟他开玩笑。


这颗蛋煎的很漂亮,蛋黄在白色的蛋皮里流动着,若隐若现,油花在平煎锅里迸溅着,溢出煎蛋的香味。Thomas把煎蛋从煎锅里铲出来,倒了杯牛奶,端进卧室里。Minho仍然在睡觉,Thomas单腿跪在床上,把煎蛋在Minho的鼻子前晃了一圈。


Minho伸手去捞Thomas,Thomas笑着躲开了。


Thomas把他拽起来。Minho的头发乱糟糟的,他打了个呵欠,把脸抬的高高的,不满地对Thomas要求道,“亲我。”


“好。”Thomas回答地很干脆。他喝了口牛奶,含在嘴里,然后亲了Minho的嘴唇。


干燥的嘴唇与嘴唇相触,Minho给Thomas开了个小口子,温暖的液体从Thomas的嘴里流进Minho的口腔。混着蜂蜜的牛奶冲过Minho的舌头,甜味的味道在Minho的嘴里炸开,刺激着Minho的每一个味蕾,他老实地咕嘟咕嘟地咽进嗓子里。然后Minho抓住了Thomas的舌头,把蜂蜜的味道重新染回Thomas的舌头上,他们交换了一个吻,气喘吁吁地分开。


Minho得意地笑了,他仍旧闭着眼睛,张开了嘴巴,“啊——”


大型犬。Thomas在心里想,然后他笑了,从盘子铲了一块煎蛋丢进Minho的嘴巴里。Minho就这样闭着眼睛吃了一整块煎蛋。


Thomas一边喂他,一边跟他商量,“我要先回医院拿点东西。”


把最后一块煎蛋吞进肚子里,Minho终于肯睁开眼睛,他伸了个懒腰,露出T-shirt下的半块肚子,笑的很灿烂,“好,那我一会儿去接你。”Minho想了想,又贱兮兮地加了一句,“但是Frypan让我去帮他搬点东西如果我没及时赶到,可别骂我。”


Minho补充道,“记得,我爱你。”


Thomas笑了。


他一直都需要他,在迷宫里,在和WICK的战争中,在新的世界里。


他不仅需要他,他一直都记得,他爱他。


评论(9)

热度(63)

  1. kiyoshi2013纪扁扁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