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扁扁

[Minho\Thomas] 手松开了 - NC-17\第一发

正剧向,Minho和Thomas在被送入迷宫前发生的故事,Thomas还是研究员。由于原著还没有撸完,可能会有一些设定上的Bug,请谅解。预计3-5万字。

人设:Minho偏向原著;Thomas原著和电影结合。

————

序章


“嘿,小家伙,醒醒。”一个温柔的声音在Thomas的耳边响起。


Thomas睁开酸痛的眼皮,他扭过头向自己的左边望去,寻找着声音的来源。他发现自己的眼前模糊一片,只有些影子投射在他的视网膜上,于是Thomas晃了晃脑袋,眼前的景象渐渐清晰起来。他的腹部以下被绑在一张医疗床上,动弹不得,在他的左手边,Minho躺在那儿,用同样的方式被束缚着,侧过脸来,正微笑着看着他。


“Minho…”Thomas干裂的嘴唇嗫嚅道,他看见Minho被拴住的右脚上插着的液体输送管,绿色的液体从塑料管中缓慢地被输入Minho体内。Thomas突然觉得有什么东西从他的眼眶滴落出来,温暖的,湿润的,沿着他的鼻梁一路滚落到口腔中,咸的发苦。


“嘿,小家伙,别哭。”Minho笑了,他伸出手,跨过两张医疗床中间的距离,轻轻地触碰着Thomas的脸颊,指尖在Thomas的脸上停留了一会儿,抹掉了Thomas脸颊上的眼泪。东方男孩儿维持着这个笑容,他的脸上沾着不少泥土,声音听上去困倦而疲惫,“Thomas,我困了,我要睡一会儿。”


Thomas的眼泪越发地止不住了起来,他压抑着自己放声哽咽的本能,眼泪便接连不断地从眼眶里涌出来,沾在Minho的手上,Thomas小声说,“Minho,一定要活下来。”


Minho太困了,他向上钩了钩嘴角,眼皮微微下沉,只留下一条微小的缝隙。Minho把手从Thomas的脸上挪到Thomas的手上,握住了Thomas的手,Minho的手很温暖,他摸索着Thomas的手,从手心到手腕,然后紧紧地握住,Thomas的脉搏在Minho的手里跳动着。


最后,Minho说,“笨蛋,我以后再也不会松开你的手了。”


1.


三个月前。


Thomas走进实验室,穿上实验服,坐在椅子上用手抓了抓头发,棕褐色的头发蓬乱起来。Thomas打了个呵欠,用手揉了揉眼睛。


“Thomas,昨天没睡好?”Teresa从Thomas的背后出现,给他递了一杯咖啡。


“嗯。昨天3号白鼠实验体发生异常后猝死,看来这批从天然免疫者身上提取的疫苗是不是能够对抗Flare病毒还存在疑问。”Thomas回答道,他若有所思地思考着,从Teresa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和交谈声,打破了实验室一贯的安静,Thomas向Teresa身后看去,“怎么这么吵?”


Teresa的身后,一名工作人员带着一群男孩们走过来,Teresa向Thomas做了个手势,没有继续说话。男孩儿们被带进了一个玻璃房间,坐在房间中间的长椅上,工作人员对他们说了些什么,关上门,从玻璃房间走出来,男孩儿们继续等待着。


“A区域的第一批实验体从今天开始实验,Kevin昨天在试验启动会上说的那些话你有没有认真听。确认实验体是否都是天然免疫者,标示实验体的智力指数和体力指数,确认实验的投放顺序。”Teresa接着刚才的话题继续说,她顿了一下,“所以从今天开始,这些实验体就会住在实验基地。”


Thomas皱了皱眉头,“Teresa,你知道的,投票时我投了反对票。”


Teresa耸了耸肩,没再继续跟Thomas争论。这样的争论在Thomas和WICK的首领Kevin之间进行过很多次,实验室的每一名成员都知道这个看似柔软的男孩身上坚硬的部分。


Thomas不再打算继续跟Teresa延续这段对话,他走到玻璃房间的玻璃外墙外。这个房间被实验室的研究人员们称之为单面镜,房间的玻璃墙壁涂了特殊的光学材质,房间外的人能看见房间里的人,房间里的人却看不见房间外的人。Thomas把脸贴近玻璃,看着房间里正在等待的男孩们。


房间里的每一个人都非常清晰,男孩们和Thomas年龄相仿,但肤色不一,白人男孩和黑人男孩坐在一起,Thomas甚至在其中分辨出几个印度裔。男孩们穿着制式统一的蓝色卫生衣,脸上的表情也十分相似,他们大多数坐着等待着,脸上是迷惑惊恐的表情,有几个站了起来,抬头看着房间的每一个角落,偶尔小声交谈几句,交谈的内容便经由房间内隐藏的收音设备放大传送到Thomas耳中的耳机里。


Thomas想象着自己站在他们之中,像他们一样一无所知地被带到一个全然陌生的地方。他想象着自己可能会有的心情,叹了口气,打算离开。


正当Thomas准备离开时,一个男生站了起来,向Thomas的方向走来。那是一个亚裔男孩,比Thomas高一些,蓝色卫生衣下紧绷着厚实的胸部,短袖下露出这个年龄的男孩最羡慕的那种手臂肌肉线条。男生的眼神很直接,走路的样子很笃定,如果不是Thomas知道这房间是个单面镜,他几乎以为这个男生看见了他。


Thomas本能地想要离开这里,避免那些出乎他预期的事情发生,然而好奇心战胜了胆怯感。他强迫自己留在原地。


男生在他的对面停了下来。他们隔着一面玻璃幕墙,Thomas能够清楚地看见他紧紧抿着的嘴巴和向上挑着的眉毛,他的眼镜闪亮亮地盯着玻璃对面的Thomas,然后向前走了一步,把脸贴近玻璃幕墙,咧着嘴笑了。


Thomas吓了一跳,向后撤了一步。这不对,这是一面单面镜,不应该有任何人看见他。


然而对面的男生却仿佛完全不在意Thomas的动作,他难以察觉地又向玻璃幕墙迈了一步。现在,他们彼此离的太近了,如果没有这道玻璃,Thomas想,他们的脸大概已经贴在了一起。他们对峙着,谁都不愿意先迈步离开,对面男孩的气息喷在玻璃上,留下了一层薄薄的水雾,而Thomas几乎觉得这气体像喷在他的脸上,他能感受到男孩呼吸的潮湿——


男生突然又咧着嘴笑了起来,笑容很大。他抬起头向收音器所在的方向点了点头,暗示着Thomas,然后抬起手臂在水雾中写下一个单词,“Minho”。


他知道他在那儿。


Thomas张着嘴惊讶地看着对方,这个叫做Minho的男孩没有发出声音,耳机中没有任何声音传出来,但是他正在用嘴型一字一句地对他说话。


他说,“我叫Minho。”


评论(2)

热度(47)

  1. kiyoshi2013纪扁扁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