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扁扁

【Thominho】The First Time - 小甜饼/一发完结

时间线:时间设定在Thomas杀死了第一只Monster被Newt任命为行者之后,Minho带Thomas见到树枝沙盘之前。

 @有一只叽 

————

他们本就是在迷宫关闭前不久回来的,议事大厅的争论结束后,太阳已经斜斜地挂在了巨大的水泥壁之上,露出小半个火烧似的圆球,晕红了左右的天空。其他的男孩儿们在对Thomas进行祝贺后便离开了,只有Minho和Thomas,卷起裤腿,蹲在溪水中清洗着自己。


Minho的半指手套上仍然留着怪物的液体,黄色,黏着。Minho皱着眉头,在溪水中揉搓着半指手套,又用力抠着手套的缝隙,嘀咕了两句什么。


Thomas噗嗤一声笑了,Minho抬起头,这是个结实、聪明的大男孩儿,但此刻他被Thomas突然起来的笑声搞得有点不知所措,他迷茫地看了看Thomas,问他,“你笑什么?”


“不,没什么”,Thomas低下头,用溪水冲洗着自己的胳膊,“你伸手去拿Monster身体里的设备时,我吓了一跳。你们告诉我Monster是有毒的,我以为Monster的体液也是有毒的。”


“不,那个是无毒的,我一直都知道。”Minho也跟着笑了起来,贱贱的坏笑,Thomas这才注意到,他笑起来的时候有两个浅浅的酒窝。Minho抬起胳膊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犹豫了一下,“从这里分化出行者这个职业,我就一直在这里。第一次有行者被咬时,我也在这里,我亲手把他推进了迷宫。被咬过的行者的血和Monster的体液,我都碰过,如果Monster的体液有毒,我早就和那些被我推出去的兄弟一样,死在迷宫了。”


Thomas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想象着这是一场真人秀,如果他只是旁观在外,看着Minho经历这一切,他一定会打碎屏幕带他出来。但他现在什么也不能说,因为现在他同他在一起,一起在这个怪圈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走出去。


于是Minho又笑了一下,这次是一个安抚性的笑容,仿佛安抚Thomas是更重要的事情,“不过现在,我也能活着从夜晚的迷宫里走出来了。Thomas,你带来了希望,在你到来之前,我们试过了我们所能做的一切事情,希望是消耗最快的生活必需品,当你找不到打破现状的可能时,维持现状才能维持希望。而你带来了改变,带来了希望。”


Thomas挥了挥手,他想也许是即将下山的太阳太热了,晒的他的脸都有点烫烫地发红。他只好找个其他的话题插科打诨,Thomas说,“对,现在我们还有了一个女生,改变每天都在发生。”


Minho咧了咧嘴角,继续低头冲洗手套上的黏液。Thomas拧干手里的毛巾,晾在一旁的石头上,找了个水面上的巨大树杈,坐在那儿,继续说,“Minho,我敢保证,你没被送来这儿的时候,一定是个很受女生喜欢的人。”


Minho停下了手下的动作,挑着眉毛斜着眼睛看着他。


Thomas假装没有看见Minho的眼神,继续说,“嘿,高中校园篮球队冰山队长Minho和成绩好但是不懂得讨女生欢欣的书呆子Thomas。这么想来Minho你还更倒霉一点儿,反正在这里还是在外面,我都不知道什么是接吻的味道……”


Thomas停住了莫名的碎碎念,因为Minho显然焦躁了起来。他不能确知Minho在焦躁着什么,也许是前天那个被送进迷宫的行者的死亡所带来的压力,也许是在迷宫中被Monster追捕一夜所累积的肾上腺素,也许是Alby仍然躺在床上的不安和对未知的无法掌控和无法改变。


Minho从溪水中站了起来,揉了揉自己的脑袋,然后双手叉腰向远方望了望。这不是一个属于Minho的典型表情,大多数时候Minho专注,冷静,富有领导力,于是这个焦虑的Minho让Thomas微微有些焦虑了起来。Minho嘀咕了句什么,淌着水向Thomas走来。


“喂,喂,Minho。”Thomas喊道,但Minho只是大步流星地向他走来,脚下的溪水溅起一排水花。


然后Minho抓住了Thomas的上衣,把他提了起来,吻住了他的嘴。Thomas的眼睛瞪的很大,他视线中的亚洲人是单眼皮,闭着眼睛,黑色的头发上沾了些水珠,折射着阳光,闪耀着五颜六色的光芒。Minho的手很有力量,提在Thomas的装备带上,拽的他几乎一个趔趄要摔倒,但Minho并没有用手拥抱他,他只是专注于亲吻他。


Minho的嘴唇很柔软,带着健康的男人身体的温度,在Thomas的嘴唇上辗转着,让Thomas分不清是尚未落山的太阳跟热还是Minho的嘴唇更热。他的焦躁仍未散去,带着他的自信和强壮,舌头焦急地在Thomas的齿缝间左冲右撞,甚至衔着Thomas的下唇硬生生地咬了下去,塞得Thomas几乎要在喉管里呛进一口口水。Minho的手从Thomas的装备带移至他的双肩,然后他的舌头抓住了他,纠缠起来,细细地舔弄Thomas口腔内的每一个味道,像是安慰一匹受惊的烈马般温柔起来。


当他们分开的时候,彼此的胸口都有一些起伏。Thomas抬起手臂擦了擦残存在唇边的唾液。Minho仍然保持着抓着Thomas的姿势,他的嘴角微微勾起,笑了起来,“这就是接吻的味道。”


他们都笑了,他们还有很多事要做,谁也没有时间深思这个吻的原因和背后的意味。但分明有什么不一样了。


Minho松开了Thomas,他带上他的半指手套,对Thomas说,“走吧,带你去看看行者的秘密。”


评论(17)

热度(70)

  1. 李佩斯的折叠式野营杯纪扁扁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别拿原著骗我哈哈哈哈
  2. kiyoshi2013纪扁扁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